IT 2021-12-23 16:56 浏览:173    

2014年8月8日,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·扎克伯格下载了一款很受欢迎的新应用Phhhoto,并拍了一张自拍。Facebook的其他高管和产品经理很快也纷纷效仿。这家社交网络随后提议整合Phhhoto。

但据这家初创公司周四在纽约东区提起的诉讼显示,Facebook高管对Phhhoto的兴趣只是一场秀。该公司现已倒闭。根据起诉书,Facebook只是想打压竞争。起诉书指控该公司违反了反垄断规定。

在诉讼中,Phhhoto的创始人Champ Bennett、Omar Elsayed和Russell Armand声称,扎克伯格和Facebook的其他高管下载了他们的应用程序并与他们接洽合作,但没有达成任何协议。相反,Facebook推出了一款模仿Phhhoto功能的竞争产品。诉讼称,Facebook还在其照片分享应用Instagram中屏蔽了Phhhoto的内容。

Phhhoto由著名律师Gary Reback代理。上世纪90年代,里贝克说服司法部起诉微软违反反垄断法,微软最终于2001年和解。Phhhoto的诉讼要求Facebook支付未指明的金钱赔偿。

里贝克在接受采访时说,这起诉讼之所以引人注目,是因为扎克伯格个人的参与。他称扎克伯格是“垄断者的首席执行官”,并表示,扎克伯格的“反竞争行为达到了微软创始人之一比尔•盖茨(Bill Gates)以来从未见过的程度”。

“这起诉讼没有法律依据,我们将大力为自己辩护,”Facebook母公司meta的发言人乔·奥斯本(Joe Osborne)周四晚间表示。

这起诉讼是针对全球最大科技公司的最新反垄断挑战。多年来,Facebook、谷歌和苹果都面临着竞争对手的起诉,指控它们抄袭自己的技术,或者购买它们来摧毁它们。

这起诉讼也增加了Facebook的困境。上周,Facebook更名为meta。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(Federal Trade Commission)已对该公司提起诉讼,指控其通过收购Instagram和即时通讯应用WhatsApp垄断了社交网络,违反了反垄断法。该公司前雇员弗朗西斯·豪根(Frances Haugen)泄露了数千份内部文件,详细说明了该公司的平台是如何被用来传播虚假信息、仇恨言论和阴谋。此后,这家社交网站也受到了公众的密切关注。

尽管如此,罗格斯大学(Rutgers University)法学院教授迈克尔·卡里尔(Michael Carrier)表示,反垄断诉讼的标准仍然很高。

“垄断很难表现出来,”他说。“整个政治格局的动荡不一定会反映在法院的裁决方式上。”

Phhhoto成立于2012年,于2014年发布。人们用它来编辑照片,并将图片链接成循环视频。这首歌风靡一时,并得到了Beyoncé、麦莉·塞勒斯(Miley Cyrus)和凯蒂·佩里(Katy Perry)等名人的推广。

据起诉书称,扎克伯格在2014年下载了这款应用后,Instagram的创始人凯文·斯特罗姆(Kevin Systrom)以及Facebook和Instagram的高管也下载了这款应用。

起诉书称,2015年2月,时任Facebook战略合作伙伴经理的布莱恩·胡伦(Bryan Hurren)联系了Phhhoto的创始人,讨论了一个“平台整合的机会”。起诉书称,胡伦提出将Phhhoto整合到Facebook的动态消息(News Feed)中,后者是世界上最大的社交平台。

但“Facebook将Phhhoto捆绑了好几个月,却没有在所谓的整合上取得有意义的进展,”诉讼称。诉状称,胡伦告诉Phhhoto, Facebook“忙于一些法律对话”。

2015年3月31日,Instagram改变了设置,使得Phhhoto用户无法找到他们在Instagram上的朋友。据起诉书称,当Phhhoto联系Facebook讨论这个问题时,胡伦告诉他们,“Instagram显然对Phhhoto通过与Instagram的关系增加用户感到不安。”

Phhhoto的创始人决定推出Android版本的应用,该版本之前只在iphone上可用。但据诉讼称,2015年10月22日,就在Phhhoto发布其Android应用程序的几个小时前,Instagram推出了一款“奴性克隆”的产品。

该诉讼称,Instagram在2016年3月引入了其他变化,降低了Phhhoto内容的能见度。Phhhoto的创始人发现这一变化时,其中一人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两段视频,一段是通过他的phhphoto链接账户发布的,另一段是通过他新开的Instagram账户发布的。据诉讼称,尽管第二个账户有一小部分粉丝,但视频的浏览量和点赞量超过了上传至phhphoto链接账户的相同视频。

诉讼称,Phhhoto于2017年6月关闭,“缺乏投资或任何其他维持生存的手段”。

本文最初发表于《纽约时报》。Sheera Frenkel和Daisuke Wakabayashi c.2021纽约时报公司

 
打赏